YUEL

你会遇见很多有趣的人,然后忘记我 ​​​

《普通生日愿望》

是谐音梗


刘小壮是个普普通通的人,干着普普通通的工作,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,做着不切实际的梦。


从小他就是所谓的胖头鱼,只能随着水流沉沉浮浮,他不像那些小鱼小虾,一辈子只能在幽深的海底蜗居,却也不能像那些巨鲸,长啸一声冲破水面,掀起滔天巨浪。


所以从上小学开始,刘小壮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有人能够诚心实意地夸夸他,这个愿望一直持续到了25岁。


25岁生日那天,一如既往的一个人,面前一如既往摆着一份巴掌大小的蛋糕,一如既往的愿望。


当他许完愿再睁眼时,一切都变了。


他发现自己身上套了...

2021-02-06

《咸鱼》

葛村是个沿海的小渔村。

小渔村留不住年轻人,大多年轻人都选择外出闯荡,村里的老人占大半。

金师傅也是留在村里的老一辈,金师傅有样绝活,做咸鱼干。他做的咸鱼不柴不腻,更别说沾上一丁点野腥味儿,该沥干的地方干脆利落,该流油的的地方鱼油香隔着老远都能闻到,有不少人闻名而来,专程到葛村买金师傅做的咸鱼。

按理说金师傅应该开足马力多做点,可他不在乎钱,完全没把产量当回事,有时候几个月做一条,有时候一个月做几条,有时候大半年也不做一条,村里的人都说金师傅是个怪人。


小钱是金师傅唯一的徒弟,金师傅以前到城里闯荡的时候把他捡了回来,金师傅没老婆也没儿子,就把小钱当儿子养。

小钱也问过金师傅为...

2021-02-01

《疯狂的礼物》

01

杨大易从来不是个运气好的人。

父母在他小时候就不知所踪,公交车五次有三次赶不上趟,洗澡洗一半就停水,打游戏每把都能遇到奇葩队友,坐地铁被门夹坏衣服…


虽然一直倒霉,但身边朋友都羡慕他娶到了方昕,方昕长得漂亮,性格好,家里从前是工匠,以前给村里修房子,条件也挺好,从不嫌弃杨大易,只有一点,两人一直没要上孩子。


杨大易说,他的倒霉气儿,一辈子都过不去。


现在,杨大易坐在审讯室里,警察说方昕的弟弟方可杀了方昕。


02

这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。


一个月前,跟杨大易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中了彩票,请大家吃饭,没人知道他中了多少,有人问他,他也不说,只知道他第二天就给...

2021-01-31

《戴着脚镣跳舞》

“这里是时间管理局。”

“所有囚犯,马上到广场集合。”

“重复一遍,所有囚犯,马上到广场集合。”


 2008号不明白自己怎么变成了囚犯。


人一个接一个从漆黑的的甬道里走出来,白色的囚服在眼前跳动,脚镣上挂了大小不一的铐球,冰冷的铁皮在血肉上摩擦,斑驳血迹结成干疤,零星响起叮叮当当的碰撞声,像是久居深洞的夜鼠骤然暴露在日光下,乍现的白光引来一阵刺痛,他们被迫眯着眼。


黑色的入口消失在身后。


“所有囚犯,按编号坐下。”

“重复一遍,所有囚犯,按编号坐下。”


所有人坐在地上,围成一个圈。...


2021-01-29

《种》

01

“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,今天取得的成绩源于公司每个人的辛勤付出,感谢我的妻子蒋怡,感谢楚思,感谢每一位员工,感谢大家...”

台上逆着光,许邺手里的奖杯散出金色的光芒。


五年前,蒋怡和许邺去国外度假,阴差阳错去了个没人去的地儿。

船浮在湖面上,领路的人操着一股乡土味的英语懒洋洋地介绍,传说这片湖是当地居民求子祭拜的,喝了湖里的水会怀孕。

这不跟西游记里的女儿国一样么。

许邺搂着蒋怡笑,捧起一口水喝下去,“要是我怀孕了,你可要好好照顾我。”


那天在湖上漂了一天,回到酒店他俩却格外精神抖擞,在床单上滚了两次还不够,激情四起的时候许邺伏在蒋怡耳边说,“我们要个孩子吧”。...

2021-01-26

《小孩儿》

鬼知道闹钟今天早上要发脾气。

它一发脾气遭殃的就是我和姜斌。


姜斌把我挡在门外冲进了厕所。


下个月我和姜斌就要结婚了,双方爸妈和和气气地吃了饭,饭桌上姜斌笑眯眯,桌下他手不安分地挠我手心,我一爪把他冷汗掐了出来,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爸妈说我们两个像长不大的孩子。


现在,两个孩子上班要迟到了。


小孩儿是一刻也停不下来的。

我和姜斌穿开裆裤衩的时候就开始打架了,我追着他满院子跑,作案工具不一,从石子到炮仗,犯罪地点更是花样百出,老家的河沟,院子里的柚子树下,地里的泥坑,只要能滚的地方我们都滚过了。


现在业务拓展到了床单。


“快点...快点...”

地铁...

2021-01-18

《卷》

手机屏幕亮了起来,数字跳动成整数,凌晨三点。


我悄悄回头,两个室友的灯还亮着。

叹息声卡在喉间,胸口闷出一阵沉压,像是溺在深海里。笔突然从手中脱落滚到地上,砸出的声响无人回应,淹没在黑夜里。

另一个室友的鼾声不合时宜地响起,转动的笔在她均匀呼吸声的打磨下越发沉重,眼前的字慢慢扭动起来。


“喂,喂…”

“张珊,醒醒…”


脸被拍得啪啪响。

我揉了揉眼睛,坐起来。


一阵白光刺入双眼,我眯着眼问,“这是哪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
汪梧把我拉了起来。

有水流动的声音,我低头,脚下蠕动着一些不可名状的乳白色液体,一直蔓延到远方,看不到尽头,我使劲踩下去,道不出的黏腻...

2021-01-15

《熬自由》

音乐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还年轻,我还年轻……”


这首歌最早的记忆要追溯到高考,那段时间老听这歌,塞着耳机,从早到晚。

考完后,这首歌不知不觉堆到了歌单的最下面,有时候随机播放到也只是匆忙地切歌。


我害怕听到这首歌。


这是我第一次深刻地领悟到,如果一首歌陪你度过了一段很长的时光,那么以后,它在耳边响起的每一次,过去那些痛苦的,挣扎的,欢快的,深埋在心底的东西就会再重现一次。

也不是说高考苦,高考累,有时候甚至觉得那段时间比现在快活得多,但确实确实,不愿意再经历一次。


疫情结束后,和几个朋友去了KTV,一个朋友点了这首歌,前奏响起,寒毛立了大半,...

2021-01-10

Q:2020年手机里最舍不得删的那张照片?(绘画作品、表情包或手机截屏之类的不算哦)

翻遍了整个相册,想选一张出来,有的太糊,有的不太适合发出来。从头到尾,一张一张滑过,过去发生的事就一点点冒了出来,或许不是那么清晰,好的坏的,开怀的伤感的,全都定格在了照片里,都留在了过去。但也在提醒我,该往前走。

2021-01-02

想写点什么,但是又叭拉不出来

这一年发生蛮多事的

零零碎碎,有些喘不过气

不过挺快,去年跨年都还历历在目

一晃又是新年

好像所有事都可以找一个重新开始的理由

还是要有盼头才行

希望明年这个时候回头看看写的东西,经历的事情

能够好好地做一个总结

新年快乐


2020-12-31
1 / 3

© YUE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