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EL

你会遇见很多有趣的人,然后忘记我 ​​​

《月回》

月亮上没有风,但很冷,嫦娥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袍子,她抱着玉兔坐在广寒宫里。


手在玉兔背上来回摩擦,涌上一直暖意。

果然,还是毛茸茸的兔子和冷天最配。


她闭着眼,眉头皱作一团,不停地抖着腿。


寒冷,

抵挡不住她撒野的脚步。


也不是在想后羿,

男人已不足以让她烦心。


让她烦心的是一封邀请函。


地上的人发来消息说要接她回去。


没啥大不了的,回去就回去,但地上的人又整得挺隆重,说是还要举办个回归宴,请了好多人,她拉不下面子,下定决心不能不能空着手回去,可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根毛也找...

2020-12-19

《碎玉》

如果能重来。


饮泗水,朝马骄,

身沓风月剑齐天,

灵纵四海酒啸雪。


如果能重来。


乞圆月,拾红灯。

亲言赴至阖家宴,

笑饮卧谈小丰年。


夜雨三分,诉情无眠。

他晕躺湿地,一身锦绣红袍,

醉意漫天,腰间白玉蹭上污泥。

一双手颤颤巍巍伸出,指尖突得冰凉,玉坠落得我手。

我起身就走。


他手扯衣角,嘴中喃喃。

“还我。”

我一脚踹开他手,拔腿扑身雨夜。


约过几日,他与我摊贩相遇,

他前袍一抖,栖坐与我相对。

我起身欲走,而后被他压身踱行。

行至府门,抬头一望,高额大匾,

大将军府。

我自慨倒霉。


问我玉石何在。

我眼转向...

2020-12-06

《沦佛》

如果能重来。


寺中古刹驳响,扫落枯叶三分。

黑丝拂落,剃度入佛,顶上圆亮,而后加点,年月赐我六点,佛说我欲将成。

这是我待在寺里的第十二年。


我初见赵全是在三年前。

他半躬在皇帝身侧,镶金的牙裸露在外。

偶的附耳皇帝嘴边,皇帝嘴笑拍他的肩。

继而转身颜拢色变,怒斥旁人七窍生厌。

一行人浩荡而至,静而立在佛前。

皇帝不跪,他跪。

皇帝不言,他啐。


我站在方丈身后,鄙他市侩玲珑。


皇帝去而无踪。

而后他常来,一人行至寺中,跪在佛前,不再声聒,嘴中喃喃。

我站在佛侧,俯眼不言。

他起身就走,落下玉石一枚。

我追身上前,从此坠入尘间。


同门嗤笑...

2020-12-04

《四角》

01


热锅里的红油咕噜咕噜叫着。


筷子张合夹起一片红肉没入滚烫,起,落,热油挂成丝顺着曲折的纹路滴下来。


“上面的意思是要你来办这件事。”

成卷的肉在蘸料里滚了一圈,送进嘴里。


“荒唐。”


肉在嘴里开了花。

资料砸在桌上,惊出砰一声。

周帆把资料推到姜斌面前。


“有人在模仿他,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一片毛肚烫在嘴里,周帆咧着嘴,小口吹气。


“又他妈是个疯子...”

“他是个天才。”


“手法比雷卓更果断,行踪更捉摸不定。”

“已经十一个人了,警方一点头绪都没有。”周帆顿了顿,“他还会再出手的。”


血肉模糊的照片粘在纸上,姜斌强...

2020-11-27

《茧》

我昏迷已经十个月了。


才昏迷的时候身边黏糊糊的,像是被裹在一个巨大的茧里,什么都听不见,只有嗡嗡的声音不断塞进我的脑子里。

我记不清我是怎样昏倒的,关于晕倒之前发生的事也毫无头绪,所有的记忆停滞在十个月前。


也好,一切都从零开始。


晕倒后大概过了几个月,隐隐约约能听些到外面的声音了,我用尽全身力气想睁开眼睛,但无论怎样挣扎始终都是徒劳,我不甘心,咬牙拼尽全力妄想想扯开那些包裹着我的东西,到头来也只是微微挪动了一下手指。


我的肚子上有一个很深的创口,连着一根管子,弯弯曲曲不知道接着什么仪器,管子来回拉扯,像是流水线上的绞肉机,...

2020-11-20

《我佛慈悲》

我是西海龙王三太子,名唤敖烈。


当年我一把火烧了龙王殿殿上明珠,烈火灼灼,燃了七日。父王毫不留情把我送上天庭,天帝大袖一挥,天状速下,我被判为忤逆罪关进天牢。父王埋头俯跪谢过天帝,转而起身,几个兄长跟在他身后,他们一同站在牢外的高台上。

我被高高地悬吊空中,束绳勒开我的皮肉,雷鞭凌冽而下,三百下,鞭鞭见血,天状上写着不日当诛,没有一个人眼底掀起一丝波澜,鞭刑刚止,他们扭头乘云回了龙宫。

后来南海观世音菩萨出面救下我。

菩萨叫我去蛇盘山鹰愁涧等一个叫唐三藏的人,让我护送他去西天取经,我在浑江里,一等就是五百年。


五百年后,我遇到了一个身着红袈裟的男人,他胸前...

2020-11-16
2 / 3

© YUE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