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EL

你会遇见很多有趣的人,然后忘记我 ​​​

《熬自由》

音乐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“我还年轻,我还年轻……”


这首歌最早的记忆要追溯到高考,那段时间老听这歌,塞着耳机,从早到晚。

考完后,这首歌不知不觉堆到了歌单的最下面,有时候随机播放到也只是匆忙地切歌。


我害怕听到这首歌。


这是我第一次深刻地领悟到,如果一首歌陪你度过了一段很长的时光,那么以后,它在耳边响起的每一次,过去那些痛苦的,挣扎的,欢快的,深埋在心底的东西就会再重现一次。

也不是说高考苦,高考累,有时候甚至觉得那段时间比现在快活得多,但确实确实,不愿意再经历一次。


疫情结束后,和几个朋友去了KTV,一个朋友点了这首歌,前奏响起,寒毛立了大半,她把话筒递给我,问我听过这歌没,会唱不。

我说听过,但不太会。

她一个人拿着话筒,慢慢地唱着,声音有些沙哑,唱得很好听,房间里昏暗一片,淡淡的光斑在墙上转动,我坐在旁边,再次从头到尾听完了这首歌。


像是久别重逢,还多了几分深刻。

回家后,我躺在床上,从歌单里把这首歌翻了出来,塞上耳机。



“在这个世界里,寻找着你的梦想…”

“你问我梦想在哪里…”

“我还年轻,我还年轻…”



那个时候天真地以为高考就是终点线,以为是鲤鱼越龙门,越过那道坎人生就是一片坦途。

现在才知道长路漫漫,那只是个开始。


一场考试而已,合上笔盖,鲤鱼还是鲤鱼,咸鱼也还是咸鱼。




2020,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家里度过的,一开始困在家里,出门变成一件奢侈的事,在家琢磨着,把能捯饬的东西全部把弄了个遍,看着窗外,巴不得变成一只鸟从这些条条框框里飞出去。


只能一天天地熬。




不过我清楚我很幸运,早早地从武汉回了家。

过年的时候,疫情还不是特别严重,亲戚问我还要回武汉吗,我说要呢,二月中旬就开学,票都买好了。

再后来,票退了,人也留下来了。


念书以来,第一次和父母在一个屋檐下呆这么久。

能留下来,他们是开心的,毕竟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越来越少。

不过后来,他们好像就不这么觉得了,开始嫌弃起我,我也自觉地做起了家务。


被困在家,所有的消息都只能来源于网络,遥远的距离仿佛能冲淡一切,每天只是抱着手机,麻木地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一点一点增长。


家里有人在医疗系统工作,每天早出晚归,有时候几天都看不到人影,连电话也没时间接,更别说吃饭休息。


后来在电视上又看到了太多催泪的人和事。


有些绷不住眼泪了。




2020,大家都在熬。


国外的亲戚花几万块买了机票辗转回国,隔离一次又一次。

我在家上着网课打开王者荣耀,被老师点名关麦。


学生在和网课熬,

病人在和病毒熬,

医护在和疫情熬,

国家在和危机熬。


整个世界都在熬。

没人知道熬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
不过,一家人平平安安,已经很好了。


后来一切都慢慢好了起来,武汉解封,患者清零。


学生复学。


我终于拎上包,风尘仆仆回了武汉。

踏出高铁的第一步,一如既往地燥热,太阳还是那么毒辣,车站里人潮涌动,每个人脸上都盖着厚厚的口罩,脚步匆匆。


仿佛一切都没变,又仿佛一切都变了。


地铁上大部分都是学生,我靠在栏杆上玩手机。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跟坐在她旁边的同学聊了起来。阿姨看到他行李箱上五颜六色挂了好多方便面,问他为什么买这么多,同学说怕回学校吃东西不方便。

同学问她,疫情的时候,你们真的像电视上说的那样,都有肉和菜吃吗。

阿姨目光淡淡垂下,摇了摇头,简单地提起当时的处境。


同学一阵沉默。

“不过还好,都熬过来了。”阿姨最后说。


是啊,都熬过来了。




回到学校,迎面而来的“欢迎回家”几个大字扎得眼睛疼。

进了寝室,没有想象中铺天盖地的灰尘,想起来之前辅导员说有人来帮忙消毒打扫过。

寝室的人是在晚上聚齐的,大家拉开行李箱有说有笑地收拾着东西。


搬了寝室,完成了拖欠许久的考试,身边的人也渐渐摘下了口罩,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。


困在学校的日子学到了很多东西,比如…五秒翻墙。


一切好像都熬到了头。




那些焦虑着的事情逐渐地由生命安全过度到挂科危险。

大学生的期末是最难熬的,朋友圈,QQ空间里铺天盖地各式各样的锦鲤说说。

大家都在吵着嚷着,一支笔,一个人,一个晚上,一个奇迹。

当然,我也不例外。


不知道这一次奇迹会不会降临在我身上,毕竟明天就要考试,凌晨十二点的我还在bb这些东西。


不过熬完这些就可以回家了!

也算是一个大大的期待。


妈妈早早地铺好了床,买了好多好吃的,外婆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催,和姐姐哥哥也通了好几通电话,朋友们互相通报着回家的日期,安排起假期生活。


大家都在熬着,盼望着回家,盼望着相见,盼望着过年,盼望着团圆。


我知道,无论有多难熬,都有人在等着我。




小时候喜欢喝汤,妈妈就一锅一锅地熬给我喝,不需要花言巧语去夸赞味道,日益增长的身高就是给她最好的答复。

我问她为啥她能熬得这么好喝,她说汤熬的越久,越有味道。




高考的时候,在熬自由,认为熬过就可以肆意撒欢。

疫情的时候,在熬自由,想着有一天能跨出眼前的门槛。

现在嘛,也是在熬,熬的还是自由,还有那永远也看不清的未来。




耳机里歌还在响着。

单曲循环。




“我在青春的边缘挣扎…”

“我在自由的尽头凝望…”

“我在荒芜的草原上流浪,寻找着理想…”




“说走就走…”

“我有的是时间…”




熬一锅汤需要很久。

自由也是。

不过,我还年轻。


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2 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YUE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