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EL

你会遇见很多有趣的人,然后忘记我 ​​​

《疯狂的礼物》


01

杨大易从来不是个运气好的人。

父母在他小时候就不知所踪,公交车五次有三次赶不上趟,洗澡洗一半就停水,打游戏每把都能遇到奇葩队友,坐地铁被门夹坏衣服…


虽然一直倒霉,但身边朋友都羡慕他娶到了方昕,方昕长得漂亮,性格好,家里从前是工匠,以前给村里修房子,条件也挺好,从不嫌弃杨大易,只有一点,两人一直没要上孩子。


杨大易说,他的倒霉气儿,一辈子都过不去。


现在,杨大易坐在审讯室里,警察说方昕的弟弟方可杀了方昕。


02

这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。


一个月前,跟杨大易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中了彩票,请大家吃饭,没人知道他中了多少,有人问他,他也不说,只知道他第二天就给公司递了辞呈。

吃饭的时候,杨大易喝闷酒,凭他这倒霉劲,别说中彩票,吃饭别被噎着就行。

酒局喝到一半,杨大易收到方昕的短信,方昕说再过两天是他们结婚六年的纪念日,她要给杨大易一个礼物。

杨大易把手机扔在一边,跟旁边的同事说不醉不归。


隔了几天,杨大易下班回家。方昕在厨房炒菜,听见杨大易回来了,叫他洗完手到卧室衣柜里的抽屉帮她拿东西。

杨大易不情不愿应了一声,走到卧室打开抽屉,一张保险单摆在最上面,他拿起来看。


方昕给她自己买了保险,杨大易看到保金的时候瞪大了眼,用手指指着一个零一个零地数,来来回回数了几遍,保单最下面受益人写了杨大易。

方昕说的礼物就是这个,杨大易把保险单塞回去。


他找到方昕说的东西给她拿过去,方昕穿着围裙在他脸上啄了一下。

“老公,你去收拾一下桌子,饭马上好了。”


方昕做了一大桌子菜,桌子上点了几根蜡烛。

吃饭的时候,方昕举起酒杯说,“六周年快乐。”

杨大易跟方昕说最近公司太忙把这事给忘了,没有买礼物,方昕说没事。


两人在暖色烛光下谈起过去,杨大易跟她碰杯,发现方昕杯子里装的饮料,“你不喝点吗。”杨大易问她。

方昕笑着说不了。


上次吃烛光晚餐还是跟方昕谈恋爱那会儿了,那个时候杨大易还在读书,几个教授说杨大易聪明,但聪明劲总是用歪,要是掰正,以后一定可以出人头地。

杨大易觉得他们在放屁,又臭又长。


杨大易不想出人头地,只想有钱,最好是数钱数到手抽筋那种。


杨大易觉得他这一辈子都太窝囊。

毕业后找了份工作,工资不多不少够他活下去,可房贷一加上就显得力不从心,和方昕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勉强能算半个小康,有时还得靠方昕家里帮衬。


方昕的弟弟是个花花公子,方昕爸妈帮方可处理掉第二个孩子后扬言说不再管他,方可没工作,只有找方昕帮忙,方昕心软,顶不住方可的软磨硬泡,少则一两千,多则五六千往方可兜里揣。


方可瞧不上杨大易,觉得他配不上方昕。每次拿了钱就大手大脚挥霍,用完又去缠方昕,这些年方可就像吸血虫,把杨大易吸得皮包骨头。


杨大易和方昕还为这事吵过架,方昕说方可是她弟弟,也是杨大易弟弟,就当一家人帮帮忙,别整得这么上不了台面。

杨大易没话反驳,方可再来的时候他就避开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
03

隔了几天杨大易打电话给方可,说方昕不见了,打电话也不接。


杨大易手机里方昕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说她和方可回老家看爸妈了。

方可说他不知道这事,打电话问爸妈,爸妈说方昕没回来过。


杨大易报了警。


警察找方可问话,方可说他什么也不知道,问了几天什么都没问出来。

警察又找了杨大易,杨大易说他也不知道方昕去了哪,只有那条短信说方昕回了老家。


警方查了那条短信,发出地确实是方昕老家。

但方昕爸妈说他们也没看到过方昕。


后来警方调查的时候得到消息,听方昕同事说方昕最近买了份大额保险,受益人写了杨大易。

警察问方可杨大易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举动,方可说没有,问杨大易和方昕最近有没有过什么争执,经济上困不困难,方可说他们经济上都过得去,平常也不吵架。

警察说方昕最近买了一份保险,受益人写了杨大易,问方可知不知道这事,方可想了半天,说他有时候找姐姐借钱,杨大易每次都不给他好脸色看,保险的事他不知道。

警察让方可想起什么再联系他们。


方可约了杨大易,两人在杨大易公司楼下碰面。

方可开门见山地问是不是杨大易杀了方昕,杨大易说你他妈脑子有病。


方可又说他知道方昕买了保险,受益人写的是杨大易的名字,说杨大易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,他越说越激动,公司来来往往的人都往杨大易这边看。

杨大易忍住脾气,让他晚上来家里。


方可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,他进门鞋也没换,屁股一放躺在沙发上。


“我姐是不是你搞的鬼。”

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”杨大易有些不耐烦。

“那你叫我来干什么。”方可坐起来,“难道不是叫我闭嘴?”

“我叫你来是想跟你说清楚。”杨大易冷笑,“我杀了你姐,我没有半点好处,你也别来我公司闹,我嫌丢人。”

方可拍桌子站起来,“丢人?我姐嫁给你我都嫌丢人。”他破口大骂,“也不看看你这窝囊样。”


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一阵。

“我姐死了,你是受益人。”方可又说,他认定杨大易就是凶手。

“你能不能有点脑子,我要是杀了你姐,一分钱也拿不到。” 杨大易连白眼都懒得翻。


“你等着,我会查出来的,你想跑都跑不了。”

“滚。”杨大易没忍得住。


第二天杨大易上班的时候收到方可的短信,方可说他在杨大易公司楼下,要是不想他闹就给他转两千块钱过去,杨大易咬牙,转了两千块给方可。

他突然觉得以前遇到的事都不算倒霉,最倒霉的是摊上了方可这个草包玩意。


不过有种东西叫化腐朽为神奇,化草包为助攻。



04

过了几天杨大易叫方可回老家,说是有新发现。


方可去的时候身上带了把匕首,他怕杨大易为了封嘴对他动手。

本来他是想暗中调查杨大易,在他家和公司蹲了几天也没什么发现,姐姐那也一直没什么消息。


后来他跟朋友喝酒时提起这件事,方可朋友说要是方可姐姐真出事了,杨大易是凶手,领不了保险赔偿金,那最后的钱不就落到方可手里了么。

方可脑袋瓜子一转,他妈的,干!带了把匕首,想着就算方昕没出事也能动点手脚推到杨大易那个窝囊废身上,匕首为了防身,也为了挣钱。


杨大易和方可赶到老家的时候快到晚上了,两人在方昕爸妈那吃完饭一起出了门。


“你说的新发现是什么。”方可跟在杨大易后面。


杨大易说以前方昕跟他提过,说是村里都信佛,爸以前给村里建房子的时候在村里修了间祀堂,祀堂下面有个密室,她小时候常去玩,这几个月听方昕老是说她想回去看看。

杨大易怀疑方昕去了那里。


对于那间密室方可也还有印象,小时候他和方昕听到爸跟别人打电话,提到了这间密室。他们就悄悄跑去看,密室门修得很沉,他俩费半天力也只能开个小缝,方昕说她感觉这里有宝藏,要不然为什么修个密室,还要弄这么结实的门。



记忆里的路还是原来的老样子。

两人曲曲折折走到密室门口,门也还是和以前一样,两个大男人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,汗水把衣服打湿了个透,门才好不容易打开。

走进去发现这是个储物间,灰尘充斥在整个房间里,方可止不住打了几个喷嚏。大袋小袋的东西摆在架子上,方可打开一个袋子,里面装了一樽佛像,又打开几个,都是大大小小的佛像。


小时候,他记得爸偷偷摸摸跟其他人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佛像,密室也是爸修的,不出意外这些佛像都是他弄来的。

那个时候盗佛贼闹得沸沸扬扬,那个人竟然是自己的老子,今天发现了这事,这下还怕家里的那樽佛不给自己钱。


方可窃喜,还是杨大易提醒一句他才想起来他们是来找方昕的。


两人绕了一圈,方可在最里面的角落发现一个大箱子。

箱子盖子也很沉,方可费力把盖子抬起来,低头一看看到方昕在里面昏过去了,方可叫杨大易,说找到方昕了。


杨大易走过来的时候脚步声回荡在密室里。


等等。

方可背后突然冒出一阵冷汗。


方昕是被绑着关到这里,说明不是她自己来的,知道这里的只有爸,方昕还有自己,杨大易是怎么知道这里的,他把手揣进兜里,刚摸到匕首就被打昏了过去。



05

模糊里听到方昕和杨大易的争吵声。


“不是说把他关在这里就行了吗!”方昕吼到。

“这么多年你忍这个吸血鬼还没忍够吗!”


“他是我弟弟!”

“他有把你当过姐姐吗!”


后来就听不到方昕的声音了。


方可睁眼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了起来,兜里的匕首也不见了。

杨大易走过来踹了他一脚,他闷咳一声被杨大易扛起来。身体随着杨大易的步子上下颠簸,一阵冷风吹过来灌进衣服里,方可彻底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被杨大易扛出了密室。


嘴里塞了东西吼不出声,肚子传来一阵剧痛,方可低头,看到那把匕首插在了自己肚子上,血顺着刀流出来,在地上红成一滩。

杨大易把刀抽出来扔到方可身边,看着他在地上挣扎,然后没了动静。


第二天,有人看到尸体报了警。

警察赶到把现场封了起来,问杨大易事情经过。


杨大易说他和方可回老家找方昕,两个人吃完饭一起出去,走到一半就分头找,没找到方昕他就先回去了,第二天警察过来才知道方可出事了。


方可爸爸看到方可尸体的时候,杵在地上的拐杖止不住颤抖,他抹掉眼角的眼泪,转身说都是报应。


尸检结果出来后警方又找了杨大易问话。

尸体旁边的刀上面的血迹是方可的,警方查到购买记录这刀确实是方可自己买的。又在方可指甲缝里检测到了方昕的DNA,警方怀疑是方昕和方可在争执的时候方昕用刀捅了方可。


杨大易跟警察说方昕不满方可总是找她借钱,两人曾有过争执。


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找到方昕。


后来又查到方可鞋底的泥和他倒下的地方的泥都不一样,警方逐一排查,最后查到了村里的祀堂。


警方开始调查后方昕爸爸就变了个人,每天都疯疯癫癫,胡子长出一大截也不管,白花花一片扎在脸上,也不出门了,天天看着祠堂的方向嘴里不停地说都是报应。



发现密室只是时间问题,方昕的尸体很快被发现,连同那些佛像都被公诸于世。


方昕的推测死亡时间与方可的死亡推测时间先后间隔不到两小时,更证实了警方的推断。


佛像一樽一樽被拉出来,方可的爸爸被抓了起来。



06

密室里的所有佛像都陆陆续续被搬出来,处理的时候一个警察发现架子上有两个地方没有灰,痕迹还是新的。


有东西被人带走了。

但方可身上什么也没有。


还有人来过这。


警方又查了那条短信,杨大易的收信地址也是这里。


警察去找杨大易的路上,杨大易去了保险公司,但保险公司说不能赔。


杨大易怒了,两眼一瞬间充满血丝,揪着工作人员衣领就是一拳。

他破口大骂,说人都死了还拿不到钱,保险公司都是骗子。


工作人员说,方昕买的是生育险,只有生孩子出了问题才能赔。


生孩子?


杨大易冲出去连滚带爬回了家,拿出那张保险单,看见生育险几个大字。


保单下面是一份产检,孩子已经三个月了。


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0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YUEL | Powered by LOFTER